新浪星座

密宗占星:行运海王星带来的影响(图)

原文/阿兰-欧肯(Alan Oken)

翻译/甦鸿[微博]

点击此处了解前文:

本系列第一篇:海王星的时代信息

本系列第一篇:双鱼时代的幕后力量

希腊神话中记载,我们的宇宙在被创造出来后划分为三片疆域:宙斯(木星)掌管天空,哈迪斯(冥王星)承担管理冥界的职责,波塞冬(海王星)成为海洋的守护者。海王星(波塞冬)还拥有一片巨大的岛洲作为自己的首都。在这片岛洲的中心有一座山,山上住着三个凡人:伊文诺,琉奇普和美丽的少女柯雷托。波塞冬与柯雷托相爱,他们生了十个儿子,长子名叫亚特拉斯,是一位大英雄,最终他承担起用肩膀扛起地球的职责。为了表彰亚特拉斯的功绩,波塞冬将他的岛洲命名为亚特兰蒂斯,围绕着这片陆地的海洋也因此得名为大西洋(the Atlantic)

从2017年2月到2019年3月,海王星会从双鱼座11度行运到双鱼座16度(在2019年9月到2020年1月,海王星会再回到双鱼座16度并停滞于此),这期间的行运会尤为激烈。如果你的本命盘中有任何主要行星或四轴有落在下列星座的相应度数上,将会感受到海王星过境的强大影响力(例如我的金星落在双鱼座14度46分,我在过去的大约两年中非常热衷于“种植玫瑰和香道”)。不过我很好奇,海王星是否也会这样影响你们。那么,主要受影响的星座包括:双鱼座、处女座、双子座、射手座,再加上巨蟹座和魔羯座。

海王星/太阳:海王星的消解作用。当海王星与太阳形成相位,海王星会消解人的自我存在感。个人的总体感觉上,会对生活产生强烈的疏离感,进入隐退期,并感觉更加孤独。如果此人在本质上更具有灵性,他/她会经历一个渐进的,逐步认同“超凡天命”的过程,这段时期他会去扩展爱与悲悯之心。在相反的情况下,随着越来越不能认知自我,会导致恐惧、惊慌、或者遁入毒品或其他成瘾行为中寻求逃避。划重点:幻觉或启示;要么找到自我并更深刻认知自我,要么在成瘾和海市蜃楼中迷失自我。引用我一位年轻的双鱼座学生的话:“我渴望在爱中失去自我!”“你这个白痴!”我发出白羊座刺耳的回应“你并不真想在爱中迷失自我;你应该渴望在爱中找到自我。”

海王星/月亮:划重点:要么会拓宽一个人获得滋养的有效途径,要么会在个人情感和需求本质上呈现出强烈的错觉。引用我秘书的朋友,一位年轻女士最近诉说的,有关她男友带给她的困扰:“你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我让我的助手转告他朋友:“但你的感觉会对你说谎。”

海王星/水星:海王星对水星的行运从积极的方面讲,指代的是可以在这段时间对任何事物的核心进行敏锐而深刻的探索。也可以打开一扇门,开启神秘学和超自然研究、开始写诗、写小说和抒情文学。而挑战性在于,这可能是一段自欺欺人或被他人欺骗的时期。如老话所说,这也是一段“让人成为本我的”的时期,再确切不过了。届时,如果行运相位是积极的,人们有机会洞见“更伟大的真理”。

海王星/金星:“当我坠入爱河,就要天荒地老,否则我永远也不要爱上别人……”这是一首歌的开篇,我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我想,那是一部好莱坞彩色爱情音乐片中的插曲。行运海王星和金星形成的困难相位确实意味着围绕着爱情和金钱的欺骗和错觉。当行运海王星与你的本命金星形成对冲、四分、合相或补十二分相时,所能给出的明智建议是:现在并不是与某人缔结商业伙伴关系的好时机,而你也同时想和这个人展开一段浪漫情缘。如果本命盘中这两颗行星间存在困难相位,即便海王星的行运是积极的,其效果也会相当模糊。合相位指代这段时间会频繁“坠入爱河”,却常常以“陷入幻想中”收场。另一方面,行运海王星和金星间的积极相位(特别是当它们在本命盘中就相位良好时),会让人徜徉在美妙的艺术中,和/或邂逅艺术家气质的人,当然也有机会建立深厚的情感关系。对于所有海王星相关的相位,我笃信一句多年前的“欧肯语录”--永远翘起一只脚趾伸出星际能量的浴缸之外(永远要保持一丝清醒)。

海王星/火星:因不能令人信服的殉难准则引发的对战、对宗教过度的狂热和献身态度在任何时候都是应该避免的,特别是当行运海王星和火星形成困难相位时,一定要注意。两者间的积极相位的作用相当于“水中刀”--切割掉幻想的糟粕,直达一切情境的真相。海王星/火星间呈积极相位时,可以为我们的渴望指出正确的方向,实现我们去帮助他人的愿望。我们可以投身于某个伟大的事业;但不能迷失于事业/人/情感/宗教/偶像/嗜好中,失去自我,在这两者间应该也必须取得某种平衡。海王星/火星是第六道光在占星层面上的接触,定义第六道光的关键词是“献身、宗教和理想主义”。过多第六道光的交集会造成借理想主义之名行自毁之实(例如原教旨主义)。而恰到好处的第六道光能量会带来对服务、关怀、奉献和爱的更深刻理解。

海王星/木星:从积极的角度讲,就如同发现你自己身处于古老的知识殿堂中,或者置身于瑰丽的藏经阁中,其中神圣的典籍你也都能读懂。这是使个人理想提升到与哲学和信仰体系相融合的契机,其境界比个人层面要宽泛得多。在海王星/木星的正面能量加持下,超越自我确实成为了个人层面的事。但,当能量以消极形式展开,海王星/木星组合会导致对冒牌偶像的痴迷和信奉,可以是宗教上的,哲学上的,虚张声势的假导师和神职人员,然而他们都是骗人的、彻头彻尾是错误的。也即是说,一个人想要寻求皈依的道路以便支撑自己实现理想,但是这条道路/宗教/哲学本身就是虚幻不实的。

海王星/土星:这两颗行星是不相容的。土星寻求的是去巩固和限定,而海王星寻求扩散和溶解。行运海王星对土星形成的三分相或六分相能够帮助我们拨开迷雾、精确地洞察机密。对于在进行实验室研究的人、需要为电影、芭蕾或者其他艺术项目建立起实用架构的人而言,这确实是个美妙的行运。在情感关系上,这些积极的相位会让我们看清自己对另一个人的幻想,或者是对情感本身存在怎样的错觉。而海王星和土星间的四分相或对冲相位会让我们很难把现实和理想分割开来。在爱情关系和商业合作方面,很难去感知或划分出明确的界限。海王星和土星合相会帮助我们化解掉错误的隔离墙,是它将我们和最想亲近的人和事物分隔开来。另一方面,合相位也让划定正确的界限变得几乎不可能。请牢记,行运合相位是“可转换相位”,需要凭借融会贯通地掌握占星知识才能透彻理解。

海王星/天王星:我们现在进入高阶行星彼此形成相位的领域。海王星/天王星之间的相位使人们能够将自己的定位“升级”到超越一般常识的层次,开启了通往更高境界的通道和前景展望,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直达天庭。但是这种“允许”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能到达“那里”!它只是一张“太空船票”,而这是一次大多数人并不能真正完成的远航(或者航行得太久而忘记下船)。所以这一组行星组合的作用与特定的时代印记高度相关。举例说明,我出生在1944年,当时海王星位于天秤座,三分了落在双子座的天王星(并且天王星和海王星同时六分了位于狮子座的冥王星)。这个天象赋予我和我们那个“落英缤纷时代”的许多人以渴望超越的开放心态,因此我们被称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花力”小子。

我和其他很多人(我们现在已经是年近70至主要年龄段75岁左右)保持了这种先验视角,恕我自夸(我的孙子辈会同意),我们已成为了地球上有史以来最酷的一代祖父母。同时也催生出了很多幻想破灭的年迈老者,他们的性爱自由的乌托邦之梦在很久以前就破碎了,还有很多有长期处于恍惚状态的老人,他们定期因“药物原因”前往科罗拉多或阿姆斯特丹。当海王星离开射手座,行运穿越双鱼座途中,既会与本命海王星所落位置(不同星座)形成相位,也会和落在不同星座的天王星形成相位(例如:海王星行运到射手座会三分落在狮子座的本命天王星;海王星行运到魔羯座会与落在魔羯座的本命海王星合相,会六分落在天蝎座的本命海王星),它带给大家的是精神进步和意识觉悟进化的机会。

我的同龄人中那些能够把握机会的人如今都已经被尊为“智慧长者”了。其余的那些人则成为了神志恍惚的老家伙。海王星/天秤座三分天王星/双子座之后的一代人,即,他们的落在天秤座的本命海王星四分了落在巨蟹座的本命天王星(1947年6月-1955年8月),再之后的一代人是本命海王星落在天蝎座四分了本命天王星狮子座(1956年6月-1962年8月),这两代人也对超验能力和生命的多维性有着强烈的感受,但由于他们的本命盘的配置以及海王星行运的影响,他们在从个人层面认知这些能量的过程中都曾经历过更为艰难的时刻。请注意:我所给出的日期都是代表性的,请查询你的个人星历表来确认你星盘中海王星和天王星间四分相的精确状态,以及海王星行运经过你本命配置的精确时间。

海王星/海王星:行运到魔羯座的海王星曾经造就了四分本命海王星落在天秤座的时代;之后是它三分落在天秤座的本命海王星的下一个时代;当海王星行运到水瓶座时,就变成四分本命海王星落在天蝎座的时代(1956-1970年)。海王星行运于魔羯座的时期(1984年-1998年)对落在天秤座的本命海王星形成的四分相,给海王星天秤的这一代人的情感关系带来了压力并增加了非常现实的基调,我个人认为其实这一代人是对情感关系是非常理想主义的,怀着“有一天我的王子/公主/灵魂伴侣终将出现”的憧憬和愿望--有的时候确实会变为现实。

如今,本命海王星落在射手座的一代(出生在1970年-1984年)被行运到双鱼座的海王星四分相击中。伴随着宗教(和殉难--简直太有双鱼时代意味了!)导致的持续性战争,形成了大量错误的、过度夸大(我的个人观点)的理想主义,荼毒了我们的时代,而这些恐怖组织的很多首领都是本命海王星落在射手座的一代。本命海王星落在魔羯座的年轻一代(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中,很多人的天王星也落在魔羯座,特别是出生在1988-1989年间的年轻人土星也落在魔羯座(并且冥王星在天蝎座)。这一代人激进地想要去调整现有政府架构,或者只是纯粹地恢复无政府主义的原始混乱状态(例如有计划绑架女孩子和把人口当做奴隶贩卖)。海王星能量的倒置效应正是掌管着绑架和奴隶制(也包括走私毒品)。

海王星/冥王星:海王星对天王星、海王星自身和冥王星的行运,基本上不会对个人意识层面产生什么影响,因为我们大多数人没有能力将这些高阶能量场客观地加以人格化;人们只能从集体层面感受其影响力。如我在前面几段简略指出的,高阶行星对其自身在本命盘中位置的行运效力的展现方式具有时代性,影响着集体意识的动向,是超越个人层面的--但是--我们中那些能够从个人角度对高阶行星的动向作出回应的人会发现,这些能量有助于我们在社会参与层面上更加个性化(天王星);更能从个人角度对生命产生精神上的认同(海王星);并且能够开启我们的创造力潜能(冥王星)。

这三颗高阶行星对于本命盘中所落位置形成的行运四分相和对分相位,带来的是意识觉悟进化所需的考验和尝试;而行运六分相和三分相带来的是付出努力所带来的回报(或很轻松通过相关的考验)。海王星对本命冥王星的行运(目前海王星在双鱼座,三分了落在天蝎座的冥王星,四分了落在射手座的冥王星,六分了落在魔羯座的冥王星),会极大地帮助命主去深入理解高阶意识觉醒的本质。但是,对于中东、非洲遭受虐待的妇女和儿童而言,这种集体觉醒的代价是如此的昂贵,对于美国和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的街区和学校而言也不例外。“一切都会成为过去。”我为此祈祷,希望逆境早日远离。

加载中...